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赠与合同

子女处分父母出资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房屋时,能否损害父母生活?

【要点提示】
   父母出资购房将产权登记在子女名下,具有赠与性质。子女不仅应在物质上赡养父母,也应在精神上慰藉父母,努力让父母安宁、愉快地生活。子女对父母赠与的房屋依
物权法分则行使物权,将损害父母生活的,人民法院可依物权法总则的规定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

        刘某勇、周某容系夫妻,刘某妤系刘某勇、周某容的独生女。2012年11月,刘某勇、周某容、刘某妤购买某经开区某路x号x号楼x号房屋,合同约定刘某妤占90%,刘某勇、周某容各占5%。2014年5月,该房屋交付使用,同年8月办理了房屋产权证(x房地证x字第03200号),载明该房屋为刘某勇、周某容及刘某妤按份共有,刘某勇占产权的5%、周某容占产权的5%、刘某妤占产权的90%。刘某妤与刘某勇、周某容因房屋装修发生争议,刘某妤于2014年6月2日书面通知刘某勇、周某容停止装修该房屋未果。

        刘某妤诉称:2014年5月5日刘某勇、周某容未经刘某妤同意,擅自对该房进行装修,损害了刘某妤的合法权利。故请求依法分割位于重庆市某经开区某路x号x号楼x号房屋,判决该房屋中属于刘某勇、周某容的10%的房屋产权部分分割归刘某妤所有,由刘某妤补偿刘某勇、周某容2.8万元;刘某勇、周某容赔偿其擅自装修给刘某妤造成的损失5000元。

        刘某勇、周某容辩称:购买该房屋资金来源于变卖我们的其他房屋的价款和刘某妤返还我们的6万元。当时房屋购买合同中约定给予刘某妤90%的份额,是我们疼爱女儿的表现。我们与刘某妤性格不合,生活习惯不一样,双方关系不睦,不愿到苏州与刘某妤共同生活。该房屋系我们退休后养老居住房屋,不愿意租房居住。因担心刘某妤取得完全产权后处分房屋而致我们无房居住,不同意将我们享有的份额转让与刘某妤,并承诺有生之年不转让处分享有的份额,我们去世后其份额归刘某妤所有。

       法院查明:刘某勇、周某容提供的房款收据证明,购房款大部分系刘某勇、周某容出资。
       刘某勇、周某容仅有与刘某妤共有的一套房屋居住,现暂住他人房屋。

 

【审判结果】

        法院判决:驳回刘某妤的诉讼请求。

【律师评析】

        现有证据证明,本案讼争房屋系刘某勇、周某容及刘某妤按份共有。单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之规定看,刘某妤占份额90%,有权决定本案讼争房屋的处分,但本案中刘某勇、周某容与刘某妤系父母子女关系,双方以居住为目的购房,从购房的相关证据看,大部分房款由刘某勇、周某容出资,刘某勇、周某容购房时将大部分财产份额登记在刘某妤名下,超出刘某妤出资部分,具有赠与性质,系父母疼爱子女的具体表现。“百善孝为先”一直是中国社会各阶层所尊崇的基本伦理道德。孝敬父母乃“天之经、地之义、人之行、德之本”,是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基石,是千百年来中国社会维系家庭关系的重要道德准则,是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美德。亲子之爱是人世间最真诚、最深厚、最持久的爱,为人子女,不仅应在物质上赡养父母,满足父母日常生活的物质需要,也应在精神上慰藉父母,善待父母,努力让父母安宁、愉快地生活。目前刘某勇、周某容与刘某妤之间存在较深的误解与隔阂,双方生活习惯差距较大,刘某勇、周某容多年在本土生活,不愿去苏州与刘某妤共同居住生活,刘某勇、周某容对居住地和居住方式的选择应予尊重,他人不应强求。刘某勇、周某容担心刘某妤取得完全产权后变卖房屋而导致其无房居住,具有一定合理性。刘某勇、周某容承诺有生之年不转让处分享有的份额,去世之后其份额归刘某妤所有,刘某勇、周某容持有的财产份额价值较小,单独转让的可能性不大,且刘某妤承诺该房由其父母继续居住,目前要求其父母转让财产份额并无实际意义,徒增其父母的担忧,不符合精神上慰藉父母的伦理道德要求,并导致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情关系继续恶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七条明确规定:“物权的取得和行使,应当遵守法律,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综上,刘某妤要求其父母转让财产份额的诉求与善良风俗、传统美德的要求不符,法院不予支持。

首席律师

刘艳 律师‡•

联系方式

联系人:刘律师

手机:13880210745

在线律师QQ:258452907   370192783

Email:258452907@qq.com   370192783@qq.com

地址:成都市西安南路69号西雅图大厦4楼28号

扫描二微码添加微信

刘艳律师‡•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