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合同履行

女子“假死”,全家配合演出还办了场葬礼,结果……

          2017年5月18日,邓姓夫妻给“跳河自杀”的女儿邓娇(以下均为化名),办了一场“风光”的土葬仪式。

          邓娇的“死亡”看上去很真实:下葬的地点位于奶奶家的后山,下葬当日不仅家人哭得死去活来,甚至还摆了酒席宴请村里来帮忙的人。

          然而,这不过是邓娇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企图赖掉近三百万元的巨额债务。因为舍不得女儿真的出事,邓娇的父母也无奈配合演出。

          近日,法院公开的一份裁定书显示,邓娇因犯诈骗罪获刑13年,她的父母也因犯包庇罪获刑。

          此外,曾经是受害人的邓娇男友、对邓娇有“非分之想”帮助她藏匿的普通朋友,也涉罪获刑。

01

欠债300万决定假死

          邓娇欠下巨额债务投河自尽?这听起来令人唏嘘的事情,背后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2015年5月22日,时年23岁的邓娇从某装饰有限公司离职。从2015年8月开始,邓娇谎称自己是装饰公司业务经理向他人借钱。

          邓娇打着手里有装修工程单子的幌子,称项目投资周期短、回报高,还谎称自己经营信用卡代还业务,利润高,并以经营这些业务资金短缺为由,陆续从石某等人手中借钱,借钱之后短期内给付高息,诱使石某等人继续借钱给自己。

          为了取得石某等人的信任,邓娇从公司离职后一直说有项目要跟公司合作,常常带人到该装饰公司玩。“有时邓娇还去我们公司的工地拍照发朋友圈,也会把公司的一些项目拍照发到朋友圈。”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

          据统计,至2017年5月17日,邓娇以借为名,先后骗取石某等十人共计294万余元,将骗取的这些钱财,用于其偿还旧债、赌博及个人消费。

          有意思的是,邓娇的男友于浩也曾找邓娇“投资”过。“我和邓娇是在2016年10月份认识的,邓娇让我投资,我陆陆续续投资了34万元,后来邓娇写了一张34万元的借条给我。”然而随着两人交往越来越多,慢慢变成了男女朋友,同居在一起。“我知道邓娇没有做装修工程,手里也没有装修单子,是骗人的。”于浩称。

          随着债务越来越多,而借钱又越来越难,邓娇逐渐意识到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骗局已难以为继。“我精神压力很大,一直想一死了之,和于浩、父母都商量过自杀的事情。”邓娇称,一次偶然她在网上看到了通过假死躲避债务的内容,决定效仿。

02

找父母商量假死

          裁定书显示,2017年5月16日,邓娇告诉男朋友于浩自己要想“假死”的事,随后又发短信给父母请求父母的帮助。

          “我和父母商议实施假死,父母开始不同意,但是父母舍不得我真的死掉,就同意了我假死,讨论后决定采用跳河,找不到尸体,土葬的方式来假死。”邓娇称。

          2017年5月16日,邓娇告诉其男朋友于浩自己要“假死”的事。邓娇在筹备假死的过程中,得知张某愿意用信用卡刷7.6万元继续“投资”。“我买棺材要花钱。”邓娇立刻联系于浩,叫张某打电话给于浩,联系 “投资”的事情。

          2017年5月17日,于浩明知邓娇是在骗取张某钱财的情况下,仍通过POS机从张某信用卡里刷了7.6万元到邓娇的银行卡里。之后邓娇给于浩打了5万元用于给于浩还高利贷。此后,于浩明知邓娇假死,在债主寻找邓娇时帮其隐瞒,并给了邓娇2000余元生活费,以方便邓娇藏匿。

          邓娇还与其母亲在微信上讨论怎样编造假死,和讨论具体的操作流程。经商议,邓娇决定用“跳河自杀”的方式“死亡”,然后由父母组织土葬等身后事宜再去相关部门进行销户,邓娇给了母亲2万元用于处理安葬事宜。

03

“假死”大戏

          2017年5月18日,是邓娇“死亡”的日子。当天晚上,邓娇父母连夜赶到事发地,下河假装寻找女儿尸体,一会就停止了寻找,并在凌晨时买了一口棺材,在棺材里放了一个大石头及衣服、棉絮,假装女儿的尸体就在棺材里,并称其女儿邓娇在某河边跳河自杀了。

          次日早上,邓娇的父母把棺材运回老家,跟村民及村干部说自己女儿邓娇前一天跳河死了,后来邓娇父母在老家给邓娇举行了土葬仪式,造成邓娇死亡并已经土葬的假象。

          之后,邓娇父母就跟外面要债的人说,“邓娇已经跳河自杀了”。他们想,女儿销户之后,外面的要债的人就找不到她了。

          2017年5月19日,已经“死亡”的邓娇联系到朋友程军帮忙,程军遂用自己的身份证给处于“无证”状态的邓娇在某宾馆开房,还将以自己的身份证开的电话卡提供给邓娇使用。

          邓娇告诉程军,她借了很多钱还不起要跑路,还通过微信告诉程军她假死销户躲债,警察可能会立案的事。程军承认自己对邓娇有“非分之想”,在明知邓娇涉嫌诈骗犯罪的情况下,为了想与邓娇发生性关系,仍继续用自己的身份证给邓娇在某宾馆开房居住和办理电话卡,并陆续提供6000多元钱给邓娇以方便邓娇藏匿。

04

法院审理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邓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单独或伙同于浩采取虚构事实、隐瞒事实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共计2942302元,数额特别巨大,于浩参与诈骗他人财物76000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

          以邓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于浩因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邓娇父亲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母亲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程军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一审判决后,邓娇提起上诉。近日,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欢迎大家点赞、关注、转发、私信刘艳律师从业十多年,经办案件上百起,同时编著中小学法制教育类图书《法制与禁毒》《禁毒教育读本》等系列丛书三十余本。引擎搜索网站“成都合同纠纷律师网,刘艳律师”或微信搜索公众号“成都律师刘艳”,了解更多相关内容。文章来源:潇湘晨报,有改动。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提供普法参考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谢谢]

首席律师

刘艳 律师‡•

联系方式

联系人:刘律师

手机:13880210745

在线律师QQ:258452907   370192783

Email:258452907@qq.com   370192783@qq.com

地址:成都市西安南路69号西雅图大厦4楼28号

扫描二微码添加微信

刘艳律师‡•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